A-A+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2020年03月18日 红酒专栏 暂无评论 热度 12℃

摘要:
勃艮第和巴罗洛是两个非常重要且经典的葡萄酒产区,虽然所在的产酒国不同,但两者间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最大的共同点便是以风土为尊。

ABSTRACT:
Burgundy and Barolo are very important wine regions, they are in different countries, but they are a lot of similarities, the most common is respect for terroir.

勃艮第和巴罗洛(Barolo)可以说是葡萄酒世界里非常特殊的存在,它们各自拥有大量的粉丝,也是最近几年非常受关注的葡萄酒产区。它们个性鲜明,拥有独特的文化、各异的葡萄品种以及令人垂涎的美食。

但也有人说,在喝过波尔多、美国纳帕谷(Napa Valley)、澳洲和智利生产的很多葡萄酒后,会发现勃艮第和巴罗洛的葡萄酒颇为相似,两者均色泽淡雅,而且经过陈年后散发出很多类似的气息。对比之下,我们会发现这两个距离仅有几百公里的产区有许多共性,而其中颇为突出的便是两者在对待风土方面都极为尊重珍视的态度。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勃艮第葡萄园(图片来源:www.domaine-rousseau.com)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巴罗洛葡萄园(图片来源:www.elviocogno.com

尊重风土,酿造单一园葡萄酒

在中世纪,基督教在法国兴起,葡萄酒成为一种神圣饮品,是基督教庆祝仪式的关键元素。这一时期,宗教繁荣,宗教团体接受非常多来自贵族的土地馈赠,促使西多会和克吕尼教会成为两大“地主”,而各个修道院的僧侣们则尽心尽力酿造高品质葡萄酒,因为葡萄酒的质量关乎修道院的声誉。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慕西尼特级园周边的低矮石墙(图片来源:www.prieur.com)

经过僧侣们的不断探索发现,克里玛(Climat)和园地(Clos)的概念应运而生。克里玛指某一些特定的地块,它们拥有独特的土壤和气候条件,促使这一地块出品的葡萄酒拥有独特的个性和品质。僧侣们参照葡萄酒的质量对这些克里玛进行分级,建立了现代勃艮第分级制度的雏形。因为一些特殊的历史因素,僧侣们将一些优秀的克里玛用低矮的石墙围住,打造出一种“与世隔绝”的葡萄园,这种葡萄园就被称为园地。正是由于这些克里玛或者园地能够生产出更高品质的葡萄酒,所以在勃艮第葡萄酒的酒标上,除了村名和等级,葡萄园或克里玛和园地的名字同样重要。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此外,勃艮第还有数个大大小小的村庄,不同村庄衍生出了不同的法定产区,各个村庄独特的风土也为这些村庄刻上不同标签。比如,提到热夫雷-香贝丹(Gevrey-Chambertin),就会让人想到强劲、饱满、丰富和坚实的结构,以及极强的陈年能力。提到香波-慕西尼(Chambolle-Musigny)就让人想到优雅与精致。

巴罗洛产区亦是如此,产区包含11个村庄,各个村庄都可以表现出自己的特点,其中5个最为重要:拉梦罗(La Morra)、巴罗洛(Barolo)、塞拉伦加·阿尔巴(Serralunga d’Alba)、梦馥迪·阿尔巴(Monforte d’Alba)和卡斯蒂戈隆·法列多(Castiglione Falletto)。拉梦罗和巴罗洛由于钙质泥灰土含量高,使得葡萄酒更加芬芳,风格更为优雅。塞拉伦加·阿尔巴、梦馥迪·阿尔巴和卡斯蒂戈隆·法列多地区的土壤更为古老,沙岩含量高,葡萄成熟缓慢,成酒拥有突出的结构与香料气息。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2007年曼卓酒庄卡莫莱尔巴罗洛珍藏红葡萄酒(点击图片即可跳转购买)

受到勃艮第的启发,巴罗洛地区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陆续出现单一园概念,使用特定葡萄园出品的葡萄酿造更能表达独特风土的葡萄酒。虽然比勃艮第晚了几百年,但对比其他产区,已经是起步很早的了。

除了以风土为尊的酿酒理念,勃艮第与巴罗洛在文化传承以及酿酒葡萄的选择方面也颇有共同语言。

文化传承

勃艮第葡萄酒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2年。在罗马征服高卢后,罗马人将葡萄藤带到了勃艮第。随后到中世纪,西多会(Citeaux)和克吕尼(Cluny)教会为这里葡萄酒事业的发展打下坚实基础,形成了勃艮第葡萄园分级制度的雏形,并提高了勃艮第葡萄酒在整个欧洲的声誉。

而关于巴罗洛葡萄酒的记载同样古老,最早在公元1世纪,作家盖乌斯·林尼·塞肯多(Gaius Plinius Secundus)记录过一种葡萄品种,它与当地种植的内比奥罗(Nebbiolo)非常相符。到13世纪,里沃利(Rivoli)城堡的资料中记录了内比奥(Nibiol)这一葡萄品种。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曾隶属于法莱蒂家族的巴罗洛城堡(图片来源:langhe.net)

现代意义上的巴罗洛葡萄酒出现在19世纪初。有一种说法是,当时加富尔伯爵(Count of Cavour)——卡米罗·本索(Camillo Benso)聘请法国酿酒学家路易斯·乌达尔(Louis Oudart)用现代工艺酿造出干型巴罗洛,另一种说法是,巴罗洛女侯爵——朱莉叶塔·法莱蒂(Giulietta Falletti)聘请法国酿酒学家路易斯·乌达尔,尝试酿造波尔多风格的葡萄酒以吸引国王的注意,成就了她的“巴罗洛”。

一边是僧侣,一边是贵族,两个产区的历史不可谓不丰富。它们各自文化孕育而出的气质,就有别于“快餐文化”下诞生的葡萄酒的内涵,造就了现如今独特的性格。

崇尚使用单一品种酿造

对于葡萄酒来说,酿酒品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最终风格和实际种植、生产上的难度。这两个产区都崇尚使用单一葡萄品种,以突出这一品种本身的风味和地区特色。所谓“五味调和”,也就是说使用多品种混酿葡萄酒,可以借其他品种来遮掩另一品种某些方面的不足,这也就是为什么单一品种葡萄酒尝起来更具个性的原因。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黑皮诺葡萄(图片来源:www.meo-camuzet.com)

勃艮第最常见到的葡萄品种有2个,红葡萄酒通常由100%黑皮诺(Pinot Noir)酿造,白葡萄酒通常由100%霞多丽(Chardonnay)酿造,两个品种占比达到产区总产量的90.5%,剩下的9.5%是一些不太受重视的葡萄品种,这些葡萄品种中,比较出色的是白葡萄品种——阿里高特(Aligote)。也许会有人说,大多数勃艮第产区是允许混入不多于15%的其他法定品种酿酒,这不是混酿么?但在实际生产中,较少酒庄会选择混酿。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内比奥罗葡萄(图片来源:Doris Schneider, Julius Kuhn-Institut)

巴罗洛则更为简单,如果想酿造一款巴罗洛葡萄酒,那么只能使用内比奥罗这一葡萄品种,而且只能酿造红葡萄酒。如果说有人通过技术去除了葡萄酒的颜色,那么这款由内比奥罗酿造的白葡萄酒也不能被称为巴罗洛。

关注完风土和文化,要想更确切了解这两个产区,当然离不开此处的美酒。

两个产区葡萄酒的同与异

勃艮第红葡萄酒通常为明快的宝石红色,有时有紫罗兰色边缘,随着时间推移,颜色变浅,色调趋向石榴红或砖红色。而巴罗洛葡萄酒因为更长的陈年时间,酒液多呈现为石榴红色,酒款经过几年陈年后,也会转为石榴红或砖红色,同时巴罗洛葡萄酒的酒液颜色也相对较浅。对比市场上常见的波尔多、澳洲和智利等地的葡萄酒,勃艮第和巴罗洛葡萄酒经过几年陈年后,很容易呈现出较浅的颜色和砖红色色调。

勃艮第与巴罗洛,风土至上

勃艮第葡萄酒和巴罗洛葡萄酒常见颜色

勃艮第红葡萄酒年轻时以樱桃等莓果香气为主,交织着胡椒、肉桂和香草香气,有的酒款还会有一点咖啡或烟熏的风味。成熟后,会呈现菌菇或松露气息,时而伴随着动物性气息,比如皮革和皮毛。而巴罗洛葡萄酒年轻时香气以红色莓果为主,比如樱桃,伴有玫瑰、紫罗兰花瓣、胡椒、肉桂、豆蔻和香草的香气,有时还会呈现出甘草、可可豆、烟草、皮革和松露香气。

仔细对比不难发现,两者皆以莓果香气为主,比如樱桃,带有花瓣气息,香料以胡椒、肉桂、香草为主,陈年后同样会呈现皮革、蘑菇或松露的气息,这确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这两种葡萄酒香气澎湃,时而纯净,时而飘逸,让人着迷。当然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内比奥罗、黑皮诺和霞多丽这三个品种都可以很好地表达风土,种在不同的地块,能够反映这一地块的特色。

虽然两种葡萄酒在颜色和香气上呈现出一定的相似性,也都拥有不错的酸度,但两者在口中的表现却极为不同。首先,它们单宁含量不同,内比奥罗是典型的高单宁葡萄品种,黑皮诺单宁含量一般不多,而且它们质地不同。巴罗洛葡萄酒在年轻时饮用收敛性强,单宁会附着在牙龈、舌头甚至牙齿上,呈现出非常强烈的“抓口”感,这也是为什么巴罗洛产区规定,在酒款离开酒庄前,至少需要38个月的陈年,如果酒标上标注“Riserva”(珍藏),那么陈年时间要延长到62个月。勃艮第葡萄酒的单宁则要少很多,而且更加精致,两者反差明显。明显的口感差异注定它们分属不同的版块,满足不同人的喜好,当然更多的人会兼容并包。

通过简单对比可以看出,勃艮第和巴罗洛在许多方面都有共通之处,出产的美酒却又各有特色。更重要的是,两者在风土前屈膝珍视的态度都难能可贵,值得肯定。(文/Yankie)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