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唐鹤德与张国荣:此爱绵绵无绝期

2018年04月19日 情感分享 暂无评论 热度 354℃

同性之间的爱情,不会因为禁令而销声匿迹,那些美好真挚的爱情故事总会通过各种方式流传。在我心里,最动人的同性爱情,当然是在张国荣和唐鹤德之间。

每当看到大家怀念张国荣生前的种种传奇经历音容笑貌,我却总会想,唐先生呢,他现在状态怎么样?这些年来,他过得好不好?痛失至爱的阴霾,有没有渐渐散开?

今年,是张国荣离开的第15年。4月1日,唐鹤德更新ins,引用了《春夏秋冬》里的一句歌词: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和喜欢热闹的哥哥不同,娱乐圈外的唐鹤德生性低调,15年来,他一直深居简出,极少面对媒体,我们只能偶尔通过他的一些朋友,来得知他现在的状态。

那些朋友,同时也都是哥哥的朋友。哥哥去世后,唐鹤德几乎“接管”了他的整个朋友圈。前不久刘嘉玲就和唐先生聚会过,还发了照片。

之前还常和张学友罗美薇夫妇聚会。

这个三月的早些时候,汤臣娱乐总监汪曼玲女士,也在微博发了她和唐鹤德的合影。

唐鹤德是59年生人,今年刚好也59岁了,可照片看上去,还是那个风度翩翩、英俊儒雅的唐生。

汪曼玲之前曾是香港媒体人,和哥哥私交很好。1995年,她移居加拿大温哥华时,哥哥恰好也和唐先生住在温哥华,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张合影。

发这张是要感叹一下,我荣的腿好长!

唐先生之所以会和张国荣的朋友们频频聚会,一方面是作为爱人和朋友可以共同缅怀故人,互相安慰,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唐先生人好,大家都愿意和他来往。哥哥的朋友们,几乎每一个都对唐先生的人品风度赞不绝口,这里面甚至还包括张国荣短暂交往过的前女友毛舜筠。

2001年,毛舜筠曾在香港电视节目中访问张国荣,两个旧情人,此时更像是一对闺蜜,前尘往事都可以当做笑谈。毛舜筠说,她刚开始知道哥哥和一个男人恋爱,本来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可后来第一次和唐先生见面,立刻就知道了这是个好人。

这个访谈现场真的就像闺蜜聊天啊!

张国荣早已公开和唐鹤德的关系,这时就顺势在节目中再次表白,大秀恩爱,说唐先生对他有多温柔体贴,对朋友们又有多热情关照。

言语间忍不住就两眼放光,摇头晃脑,满脸甜笑。

哥哥还说,自己比较容易冲动,有时会发脾气,而唐先生就从来没这种状况,永远都是冷静温柔的,可以无限包容他。

在那之前的另一个采访里,主持人查小欣问张国荣,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是谁,张国荣说,第一个是妈妈,第二个就是唐先生,除此以外,没有第三个人。

1998年,张国荣在母亲的葬礼上,唐先生就陪在身边

张国荣对唐先生爱到了什么程度呢?在他那个未完成的导演计划里,属意的女主角是宁静,而男主角是陈道明。作家李碧华曾经在专栏里透露过哥哥选择陈道明的原因,就是因为陈道明长得像唐鹤德。

真的好像!

张国荣的粉丝们,起初对唐先生还只是爱屋及乌,只看到他优良的家世背景和外形气质这些外在条件,后来慢慢地才看出来唐先生的为人,以及对哥哥的情深意重。这也是另一种“日久见人心”吧。于是,在“荣迷”之外,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唐鹤德所吸引,成为“唐迷”。甚至像毛舜筠说过的那样,对唐先生的爱,也许还超过了哥哥。

网上唐鹤德的照片和文章下面,都遍布“唐迷”的声音,他们习惯称呼唐鹤德为“先生”,言语里充满敬重,他们会恳求每一个先生身边的朋友,要对先生好一点,多陪陪他,让他不要太孤独寂寞。

连汪曼玲也知道“唐迷”这个群体的存在,在另一次聚会后发照片时,就专门提到了“唐迷”。

无论“荣迷”还是“唐迷”,这15年来,他们都在默默关注着唐先生的一举一动。这同时也是一群人对一段真挚而凄迷的爱情故事,长达15年的默默回望。15年过去了,这故事不但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甚至已经被慢慢铸成了神话,年岁愈久,愈见真淳。

还是回到那个让人心碎的日子,从头说起吧。2003年4月1日,噩耗传来,因为不堪忍受抑郁症的折磨,张国荣抛下了相伴二十年的爱人,抽身而去。那一天,整个香港乃至华人地区的舆论都沸腾了,流言蜚语一时疯传,流言之一,是张国荣因情变而轻生。

一向低调寡言的唐鹤德,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终于发声了。在事情发生几个小时后,即4月2日凌晨3点,他推开了家门。当时他穿着白色浴袍,满脸泪痕,枯槁憔悴,面对蹲守在门外的记者,语气平静地说出了他这一生面对媒体说的最长的一段话。

泪痕未干的唐生在家门口

他说自己和哥哥的感情没有变过,哥哥绝不是因为感情而自杀,媒体所称的第三者纯属谣言,还说哥哥患病这段时间,自己一直陪在哥哥身边,陪他聊天,带他去看医生……这时有记者问:“你这一刻是不是还很爱哥哥?”唐先生反问道:“这一刻?为什么只是这一刻啊?”

2003年3月20号两人还被拍到过一起出现

其实即便他不出来辟谣,谣言也会不攻自破。因为张国荣的整个家族,都在证明他和哥哥感情的深厚笃定。在家族发布的讣告上,唐鹤德的名字是排在首位的,前缀是“挚爱”,这个称谓的份量,比“配偶”、“伴侣”、“未亡人”都还要来得重吧。

在葬礼上,张国荣的外甥女作为家族代表,拿着话筒对唐鹤德说了这样一番话:

Uncle Daffy(唐鹤德英文名),舅父一直好珍惜和你的感情。他说你曾陪伴他渡过难关。过去一年,我也看到什么叫做真爱。你对(患抑郁症的)十舅父不离不弃,日以继夜照顾他。Uncle Daffy,我代表十舅父多谢你!十舅父有你,好幸福。无论我们有多伤心,我相信不会及你伤心。舅父假如不舍离开我们,我相信他心里最不舍的一个人是你。

要知道还有无数同性爱侣,根本得不到亲人的承认,一方过世后,另一方甚至被家属禁止踏入灵堂。能得到唐鹤德这样待遇的,何其少见。虽然他和张国荣之间的关系从未被法律所保护过,但在葬礼中,他其实就是主导者的角色。

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在葬礼现场的悲伤,形销骨立,肝肠寸断。

在这样触目可见的感情面前,法律不重要了,那些流言也不重要了。

即将封棺的最后一刻,大家看到哭得不成人形的唐先生,把一封信放到了棺内哥哥的手中。那一定是一封最疼也最暖的情书。

殡仪馆里代表唐鹤德献上的花圈上,则是这样一副挽联:“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此爱绵绵无绝期”,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句话绝非随便说说而已。

作为名人巨星,张国荣去世后,很少见地没有任何亲属间的遗产纠纷。他的遗产相当一部分都给了唐先生,对此大家都没有异议,这是理所当然的。

唐先生年轻时曾是银行高管,商界新星,1997年张国荣公开了他们的恋情后,引来大批狗仔队前往银行骚扰,根本无法安心工作,于是唐先生辞职,开始专心为张国荣打理私人财产。张国荣多次表示过,自己对钱没有概念,根本不知理财为何物,多亏唐先生帮忙才得以维持一个明星的生活。他们的财产,早就是一体的了。

不过唐鹤德自己却在葬礼后不久打过一次官司,把环球唱片的音乐制作人梁荣骏告上了法庭。起因是张国荣生前录制了最后一张唱片,但因为有病在身,状态欠佳,他对录制的质量一直都不满意。唐先生对哥哥何其了解,知道他是个完美主义者,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唱片出版发行。可唱片公司根本不理会质量如何,所想的只是趁热度赶紧发行大赚一笔。

这场官司以唐鹤德败诉告终,唱片终究还是以《一切随风》为名问世了,虽然对于歌迷来说是个借以追思偶像的寄托物,但唐先生一定会对此自责,觉得没有维护好哥哥的形象。

张国荣遗作《一切随风》

这张唱片中有首歌叫《我知你好》,陈少琪作词,张国荣自己作曲,也是他生前录制的最后一首歌。那是2002年底,陈少琪本来另有一版歌词,张国荣却认为写得过于悲痛,不太喜欢,于是提议重写一遍,写得正面些。结果陈少琪就以张国荣对唐鹤德的感激为主题,写出了后来的这一版。

歌词全是哥哥的爱情告白,其中有句是:“为我学会自己不喜欢的嗜好。”想必就是来源于真实生活。了解唐鹤德的人都知道,他上学时喜欢打篮球,是校篮球队的主力,可张国荣最喜欢的运动是羽毛球,于是他们在一起后,唐鹤德也改打羽毛球了,两人经常去体育馆对打。

张国荣去世后,这个爱好并没有被唐先生丢掉。2003年11月17日,时隔半年,唐鹤德终于被媒体拍到走出家门,就是在去打羽毛球的路上,当时唐先生穿的是一件黑色外套。

照片登出后被粉丝认出,那件衣服哥哥以前也穿过。

之后唐先生隔三岔五就会被拍到打羽毛球的照片,甚至会专程前往南京参加羽毛球比赛。

打羽毛球、和哥哥的朋友们聚会,这就是我们能看到的唐先生这十几年出门的主要活动。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习惯闭门不出,只是会在晚上出来遛狗,那只狗名叫“Bingo”,是一只德国牧羊犬,之前是哥哥和唐先生一起养的。

Bingo和哥哥

后来就只有唐先生一人遛狗,照片一出,看着夜色中形单影只的唐先生,粉丝们的心就碎了。

更痛心的是2010年,Bingo因为太老而去世,这下彻底只剩唐先生一人了。不久之后,唐先生就搬离了位于加多利山的那所旧宅,另寻了住处。

唐先生是个念旧的人,一直雇着哥哥之前雇的那个司机,开着哥哥之前开的那辆车,车牌号是“DC339”,粤语谐音为“唐张长长久”。

之所以搬离旧宅,大概是因为狗死去后,忽然悟到,没有什么具体的事物是可以当做终身寄托的,可以永久保存的只有内心的情感。

唐先生给人的印象就是低调内敛,从不虚张声势,也不会做任何有失体面的事。多少人哪怕和张国荣只有一面之缘,都会跳出来拼命渲染,给自己脸上贴金,让自己也能接近传奇。而唐先生作为传奇本身的一部分,却从不借势炒作,没有任何刻意的标榜,更没有喋喋不休的渲染。

这15年来,每到哥哥忌日,唐先生通常都是闭门不出或远走国外,默默追怀。只有其中两年的忌日,唐先生出来面对了公众。

一次是2004年,张国荣逝世一周年时。先是3月31日在香港杜莎夫人蜡像馆为张国荣蜡像揭幕,蜡像造型由唐鹤德拍板决定,用了电影《霸王别姬》中的造型,张国荣一身唐装,恰好呼应了唐鹤德的姓。

这是唐先生首次公开参加和哥哥有关的活动,他全程只说了几句谢谢,其他时间就只是静静地看着哥哥的蜡像。

紧接着的4月4日,又在当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上,代表张国荣领取“演艺光辉永恒大奖”,给他颁奖的是梁朝伟——《春光乍泄》里的银幕情侣,和现实中的爱人,在颁奖礼上相逢了。

这次唐先生依旧惜字如金,只说了一句“代表哥哥,多谢大家,多谢”。

另一年则是2013年,张国荣逝世十周年。从3月30日到4月1日,连续三天,唐先生参加了三场活动。

3月30日,唐鹤德突然和哥哥经纪人陈淑芬一起现身时代广场纪念张国荣的大型纸鹤展,手举着一只红色纸鹤,向粉丝致意。“鹤”与“鹤”的呼应,不知是否有意为之。轮到他讲话时,也只是说了“谢谢”。

3月31日,香港红馆举办“继续宠爱张国荣”纪念演唱会,群星云集,唐先生坐在台下一直跟唱。在古巨基唱《由零开始》时,有粉丝看到,唐先生忽然情绪失控,由低声啜泣,到哭得弯下了腰。

演唱会的压轴曲目,是全场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1997年张国荣在红馆向台下的唐鹤德公开表白,唱的就是这首歌。这一次,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旋律,只是少了那个舞台上的人。取而代之的,是大屏幕上,慢慢显现的一段话。

当落款“唐鹤德”出现时,全场沸腾。苏轼的词用在这里,有了另一番动人况味。纵使阴阳两隔,也阻隔不了这般情意。

4月1日,同样在红馆,纪念演唱会第二场。这一场没有一个明星,纯属歌迷聚会,只是在大屏幕上播放哥哥生前的舞台影像。结束时,唐鹤德和陈淑芬上台,不发一言,只是面对歌迷深深鞠躬。

4月1日当晚,香港电台DJ云妮的节目中,还播放了两首据说是唐鹤德亲自点的歌——一首《你在何地》,送给哥哥;一首《共同渡过》,送给粉丝。

《你在何地》在哥哥唱过的歌曲中属于比较冷门的,但此时听来,似乎句句都能代表唐先生的心情。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旧的影子,旧的声音,但新的悲痛,来追逼我,来冲击我,无法退或避……为什么不见你,只有这耀眼繁华地……深宵冰冷,情人你在何地。”

十周年祭那段时间,唐鹤德还通过《明报周刊》,给大家写了一封公开信:

首先在此谢谢你的关怀和哥哥粉丝们的爱护。

Leslie的粉丝都是很有素养的。非常感激他们为哥哥所付出的一切,同时亦感谢他们透过书信、留言或偶尔侵犯我私人空间带来的慰问。这些我都非常感动!因为他们没有忘记哥哥!

以前我在这个伤心的时候,都会用鸵鸟的方法,飞往美国去逃避现实,以为这样就可以忘掉伤痛。但这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所带来的伤痛,是不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改变而有所减轻。随着时光的流逝,伤口总算黏合起来,但仍是伤痕累累!这几年,我都会选择在家中度过这个难以释怀的时刻。庆幸地有一班好友和哥哥的亲人,经常给我带来慰问及陪伴我度过这个伤痛的时光!

生活依旧,除了打球以外就是和好友们聚餐。现正在学习生活好每一天,相信这样就是对至亲最好的回报。最后容许我在此跟Leslie说一声“愿意今生约定 他生再拥抱”。

祝健康、快乐!

唐鹤德

15年里,所有的表态就是以上这些了。然而香港媒体肯定是不会满足于这些信息的,他们一直没有放过伤痛中的唐先生,长期有记者跟踪拍摄他的生活,报章时不时就有关于他的新闻出现。有时候会大幅渲染他的悲戚,说他经常深夜在家播放张国荣的影像,一边看一边饮泣,甚至放声大哭;还说他一直把哥哥的骨灰放在家中,每天出门进门都要对着骨灰打招呼。有时候,媒体又会180度大转弯,捕风捉影于所谓的新欢,比如拍到唐先生和“嫩版张国荣”交往,可事后证明,那个年轻人其实只是家里司机的儿子。

唐先生和司机的儿子走在一起被拍

还有一个经常被拍到与唐先生同行的年轻男子,则是张国荣经纪人陈淑芬的儿子陈嘉豪。

对这样的新闻,粉丝的心情是比较矛盾的,一方面当然是痛恨狗仔队打搅唐先生而且还造谣传谣,可另一方面,一旦有唐先生的新闻,大家又忍不住想去关心。

对所谓的“新欢”,态度就更矛盾了。当然,只要是爱哥哥和唐先生的人,都希望唐先生能走出阴霾,希望能有一个可以继续爱他的人出现,让他不再那么孤单。

可假如真的出现了那个人,替代了哥哥的位置,粉丝们就能都接受吗?会不会觉得这段传奇式的爱情,从此就有了一丝丝缺憾呢?

这种无形的集体心理,会不会隐隐作用于唐先生,仿佛要将他押上祭坛,在失去至爱的痛苦之外,给他另一重折磨?

可是我又会想,这样未免也太小看了唐先生吧。他15年来保持独身,和公众期待也许并没有丝毫联系,只不过因为,在有了那样一段长达20年、于演艺圈于同志圈都仿佛神话的感情之后,其他的任何选择,就再入不了他的眼了,都只能算苟且,而他不想苟且,只想守着丰盛的回忆活下去,那样于他才是更圆满的人生。毕竟,这世上有谁真的能取代张国荣呢?

于是,在20年的感情之后,又有了15年的延续,前后这35年,是可以连为一体的。

张国荣是传奇人物,是巨星,而唐鹤德在很多人眼里,只是和巨星恋爱的人。他们却没有意识到,如果没有唐鹤德,传奇便根本不成其为传奇。唐先生,也是世间罕有珍宝一样的男子呐。

英俊、聪慧、温厚、仗义、忠诚、自持、痴情……竟然真的会有集这许多优点于一身的人。

电影《蓝宇》的编剧魏绍恩,也是张国荣的朋友,在他的专栏文章里写过这样一段话:“结交唐鹤德是张国荣一生最大的幸运……那是上天赐给他的守护天使,让没有脚的小鸟在人生朝不保夕的凶险漩涡内找到落点。”

这15年,天使依然在默默守护着已经飞到天上去的那只鸟。

就像过去一直在做的那样。


特别感谢网友噶蹦豆制作的视频“红色恋人唐鹤德”,本文部分资料来源于此

我的公众号:肖浑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